Posted on

亿发娱乐棋牌-疫情催动新一轮城市竞争:GDP十强固定班底受到挑战

  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对全球经济产生重大冲击,也有可能催生国内城市竞争格局的变化,保持近十年的城市GDP排行榜今年可能会发生比较大的变化,新一轮城市竞争也在加速。

  十强榜今年或生变

  近期,各城市陆续发布了2019年的经济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城市GDP排名也随之出炉。2019年GDP排名前十位的城市依次为上海、北京、深圳、广州、重庆、苏州、成都、武汉、杭州和天津。

  这十座城市已经在榜单上“霸占”了将近10年,期间虽然有广州和深圳、重庆和天津等个别城市排位发生变化,但是前十强的整体格局没有变。不过,2020年,这一格局可能将被打破。

  首先破局的可能是天津的滑落。2019年,天津的GDP为14104.28亿元,比上年增长4.8%,排位从2018年的第六位降至第十位。而紧随其后的第十一名南京,2019年GDP为14030.15亿元,比上年增长7.8%。两者总量仅相差74亿元。

  天津曾经是中国城市的领跑者。2010~2013年,天津GDP增速分别以17.4%、16.4%、13.8%和12.5%增速位居全国第一,并开始了与深圳、苏州、广州等城市的竞争。但是,随着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天津的势头逐渐消减。

  2017年,天津经济增速降到多年来最低点,当年GDP仅增长了3.6%,2018年,也只增长了3.6%。根据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结果,2018年天津市GDP又修订为13362.92亿元,调减了5446.72亿元。在此基础上,2019年,天津仅增长了4.8%。

  与此同时,增势正劲的武汉却爆发了新冠肺炎疫情,为这一变局再添复杂情势。按照2019年的数据,武汉与天津、南京的GDP总量差距为2100亿元左右。

  2019年一季度,武汉的GDP是3357.48亿元。而武汉市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1~2月,其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下降32.6%,固定投资下降72.9%,进出口下降12.8%,社会零售品总额下降32.1%。2020年,武汉将“失去一季度”,未来一段时间还将受到疫情影响,因此武汉今年有可能滑落到与天津、南京进行十强“卡位战”。

  不过,西南交通大学区域经济与城市管理研究中心主任戴宾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疫情对武汉的冲击在短期1~2年内比较明显,但是疫情不像地震,并没有损坏武汉的基础设施等物质条件,主要是对信心、人才等的影响,后期如果中央加大扶持力度,有可能实现更大的发展。

  武汉受到冲击使竞争者长沙和郑州有机会与其缩小差距。2019年,长沙GDP为11574.22亿元,比上年增长8.1%;郑州GDP为11589.7亿元,比上年增长6.5%。同是中部省份的省会城市,拥有比较大的人口规模和城市首位度,可以预计,未来竞争更加激烈。

  再现东西部的此消彼长?

  目前这份城市GDP十强名单是2011年左右开始形成的。成都和武汉分别于2011年和2012年先后挤进榜单,打破了原有格局,将杭州、无锡、青岛、佛山这些沿海城市挤了下去。在此之前,全国城市GDP十强中只有重庆来自中西部。

  这一格局的变化也是国际金融危机影响作用的结果。当时,东部沿海城市受到外需疲软的影响,增长乏力,而随着大规模的产业转移,加之本身的基础条件,以重庆、成都和武汉等为代表的中西部城市的城市能级快速提升。

  2010年,武汉和成都分别位列第十二位和第十三位,排在前面的包括4个直辖市,广州、深圳、杭州、青岛这4个副省级城市,以及苏州、无锡和佛山。2011年,成都和武汉分列第十和十一位;2012年,分列第八和第九位。青岛和无锡因此退出十强,杭州降至第十。

  不只是重庆、成都和武汉,这十来年里,随着产业转移带来的工业化加速,以及城市化进程加快,长沙、郑州、西安、南昌、合肥等中西部城市的经济都实现快速的增长,排位不断靠前,将此前突进的沿海城市拉了下去。

  事实上,2010年之前的城市十强格局也是受到国际因素深刻影响的。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外贸为导向的沿海城市得到快速发展。2001年,无锡挤进第十,次年超越成都排第九;2005年,青岛挤进第十,宁波、佛山紧随其后,成都退至第14位。

  可以说,国际市场环境深刻影响着中国国内城市的竞争格局。因此,目前新冠肺炎疫情在海外的爆发,对全球经济形成巨大的冲击,也将对我国以外需为主导的沿海城市产生重大影响,这是否又将带来新一轮城市格局调整?

  梳理国内一些城市的外贸依存度来看,2019年,深圳市进出口总额29773.86亿元,2019年GDP为26927.09亿元,外贸依存度为110.57%;苏州进出口总额为21987.4亿元,GDP为19235.80亿元,外贸依存度为114.3%。

  从目前态势来看,新冠肺炎疫情有可能出现类似于甚至超过国际金融危机对外需的影响,因此,有可能再次出现东部城市增长疲软和中西部城市增长相对较快的局面,从而使城市格局在此消彼长中发生变化。

  戴宾表示,一些沿海城市主要针对外部市场,深度参与全球化;而外需受到影响之际,以内需为主导的内陆城市优势就比较明显。另外,疫情也会引发国家和企业对产业布局和供应链的思考,这对内陆城市更为有利。

  不仅如此,沿海主要城市已经进入到城市化的中后期,基础设施建设高峰已过,在应对疫情后的扩大有效投资的措施中,中西部城市将可能受益,因为它还处于大的建设周期中,有比较大的建设空间,这有利于保持稳定增长。(李秀中)

【编辑:郭泽华】

更多资讯,尽在https://damirsimic.com